“你神性的舉動,卻暴露了你獸性的行蹤。”

【静临】无题

屯一下xxx。没有想好题材内容甚至是结局。
有cp洁癖的勿入吧。
静临他们真好!!!!!!Σ
一个片段。以下,请准备。
↓↓↓↓↓↓↓↓↓

————

“就算没答复的话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男人嗤笑着,看向对面被自己表白的、喜欢的人方才的反应并没有任何表露出自己失望的表情——相反,他笑了出声。

“小静不会喜欢我吧,在你眼里我不过是只跳蚤——当然,我还是比较喜欢被称作妖怪镰鼬。....看吧,只是因为我的几句话就露出了这种表情,小静果然还是轻易就被我骗到了。”

        …不,不是的。
                      这家伙有哪里不对劲。

平和岛静雄望着对方,其脸上的表情虽然是一副似是恶作剧后开怀大笑的表情,可是....就是跟之前不一样。

         那家伙笑出的泪花都落在了地上 。

“那,就这样,再见。”

男人快步逃离现场,而静雄分明已经将手放在售货机上打算与平常一样将其举起抛向那个令自己一直厌烦不已的人的身上,可浑身使不出任何力气,那种虚脱感呈现在自己身上——
                                                还真是非常不爽。

“折原临也。....”

平时那双一看到这人眼中就流露出厌烦神情的眸中此时闪过的是一丝迟疑与不解。...以及望着折原临也渐渐远去的身影,启齿低语后的叹息。

————

“啊,你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

对于“好友”的问题本打算置之不理。男人此时却停下脚步,面对正在和喜爱之人热恋的好友低声询问:

“怎么才能知道喜欢的人喜不喜欢自己?”

“你怎么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当然是询问吧,问问对方喜不喜欢自己,这种话直说不就好了...反正我和赛尔提是不需要的,因为我们彼此相爱啊!”

新罗对好友认真答道却受到对方的白眼,思索片刻后忽然想起些什么。

“临也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谁了吧?”

折原临也堕入情网的模样....他一定会不惜一切地将自己献给对方吧,同时希望对方享有他的一切——这么一个不择手段的怪人认真地只爱一个人,那他一定会变成真正的恶。为了得到对方,他会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毁灭世界,干掉别人,放肆地在社会上掀起腥风血雨也不为所动①。想到这里新罗吃惊地上下打量起自己的好友,却被对方厉声喝止:

“你这家伙...别随便猜测。...我可是平等地爱着人类。”

男人瞥了一眼自己的“好友”并向着自己暂时所住的房间走去。他本人与新罗都没有发现这句话之中似乎缺些平时它本有的东西.....。

『他刚才,是不是没有说除了静雄之外的人类?』

赛尔提思索片刻后在自己的PDA上迅速敲打出一行字,此时的新罗也突然“醒悟”...

“临也...喜欢上静雄了?”

————

①:取自《与折原临也一起·喝彩篇》坐传助对折原临也的评价。

【哑舍】【赤锁】大半夜的。

#好久不见。
#乱码注意。
#有ooc是我没错
#好久没有温习哑舍了,若有错误望指出,谢谢。

昨天还是一片如花似玉的景象,一座繁荣昌盛的城市,一场突如其来的8.0级大地震毫不留情的摧毁成一望无际的废墟。数万人的生命就在那一瞬间一命呜呼,那美丽的一切突然从天堂变成了地狱。

接到医生要支援地震的通知时,老板心里倒是也没什么疑惑,救人本就是他想做的。

只是这次地震,非常的危险。

自己本不应去劝拦他,但这是自己起了私心。

不想让医生死。

【鱼游于沸鼎之中,燕巢于飞幕之上。】[1]

【百孔千疮,随乱随失,其危如一发引千钧。】[2]
    

“地震本来就很危险…当然会有余震的…没事啦,老板您就不用担心我,我会注意自己的安全的!”医生并未将此凶卦挂于心上,只是拍了拍老板的肩,一如既往地笑着道:“安心等我回来。”

话虽如此。

可我怎能安得下心啊。

这一场大雨突降,洗刷了整座城市。

自己在雨中奔波。

已经冰冷的尸体无法再像原来那样回应自己,玉璇玑再也无法感应到温热。

医生,确认死亡。

自己身体上还有颗颗雨珠,头发被雨水打湿,看起来非常狼狈,却已经毫不在乎,看向眼前毫无血色的脸庞。

医生,不是说好不死了吗。

明明,那预言已经明确了这份危险,自己仍旧没有能力将他留下。

像秦朝那年,自己走后,大公子被人暗算一样。

突然胸口前的一阵温热让老板回过神来,四处探望着,医院中的走廊里传来一个孩子的哭声。

“这是谁家的孩子呀,就放在医院里了,看来刚出生不久呢。”

“就是、现在都是什么人啊,把孩子生下来就丢掉,倒不如不生。”

向着这声音的源头走去,看到两人抱着襁褓中的婴儿,感受到胸前玉璇玑的温度愈加温暖,便道:“可以让我收养他么?”

接过孩子,哭声戛然而止。怀中小人儿露出了两排碎玉似的洁白牙齿,又光又大的脑袋上,一根头发也没有。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上嵌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像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一直盯着老板。

“真是神奇。”旁人叹道。

将这孩子抱起,嘴角上扬一丝弧度。

“早安,揖湦[3]。”

FIN.

[1] 鱼游于沸鼎之中,燕巢于飞幕之上。: 鱼游在煮沸的鼎水之中,燕子做窝在飘动的帐幕之上。鱼游沸鼎,离死不远;燕巢飞幕,随时会倾覆。这两句比喻处境岌岌可危,可用于表示处于危急境地。

[2] 好像满身疮痍洞孔,虽然一面治理,一面却仍在溃烂,它的危险像一根头发悬挂着三万斤重的东西。这几句可用于形容几乎不堪收拾的极其危险的局面。

[3]取医生谐音。

【斯封】存脑洞。有要的在评论区说一声[有谁会要啊]

捞。

1,斯封可逆

“我的主办者,有没有想我啊?”

极力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喜悦。但即使刻意压低语调还是将惊喜与激动暴露无遗。

“差点儿,把你给忘了。”

2,【斯诺单向剪头】
“请告诉封不觉,我不爱他。”

“来世,再见。”

3,
“玫瑰的红,如同心脏。”

“予你玫瑰,给我你的心。”

4,【斯诺单向剪头】

对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也不想绝口不提。

5,【封不觉死亡向】

“我,都已经找不到爱你的借口了。”

“我已经都是将死之人了。”

“我的傻主办者。”

“别、再爱我。”

6,

赌局里,不曾输过任何人。

唯独对你,输了心。

7,

“你就那么想赢?”

“我只是、不想输。”

8,【莫名向】

“和我在一起吧,乌鸦先生。”

“与其沐浴于光明,不如与我一同堕入黑暗。”

9, 【斯封】
“我们曾经一起走过那个盛夏过后的初秋。
却在枫红落叶之时忘了与你继续牵手。”
终究,
成了一场空。

10,【斯封】[封不觉婚礼]
斯诺:
“原谅我捧花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这个不能写虐的就算了。如果要的话要求只有一个。
给、我、虐、到、底。[bu]

11,斯封。少爷x作家
全私。

“你都写不出来这样的文章、还有资格在这里评论他人的作品…?虽说的确是糟糕透了。”[封]
斯诺因好气调查这个唯一敢顶撞自己并且不脸红[…?]的人。
因此斯诺爱上他的写风以及心。

12,斯封。虐

“我的世界,以后再也没有一个叫封不觉的男人了。”

13,斯封。甜

“能否与您共进晚餐、我的——乌鸦先生?”

【查理九世】怎么梵易那么少。[bu]

#我的确是尽力去写了嗯。[buni]
#查九7里面的梵易哥哥好可爱。笔芯。
#说不上自戏又说不上文。名朋里面没有梵易小哥哥的皮跑过来这r玩。
#自我感觉,lof更好。
#是个善良的哥哥。我认为。可以为妹妹去和霍度他们搞事。然后为了妹妹活着与他们同归于尽。
#时间穿插。做妹妹哭时、双面人时、妹妹说出恨自己时。
#大概第一次写所谓的“戏”。见谅。
#看不下去的请评论区走起。超过三个自删。
#第一次如此绝望。
#正文走起。

觉得头昏目眩,腹中翻江倒海,一股不可压制的力量由下往上冲涌,嘴巴已经不可被手捂得更严实,反而在腹中再次收缩冲破一切封锁,我头前顷瞬间蹲了下来,怕弄脏衣服,腹部猛得收缩,将几天的饭全部吐了出来,喉咙一阵阵辣生生的感觉,脑门冒出汗来。

这就是贪婪的下场么。
尽力停止呕吐去望向自己所制造的双面人,那张母亲的脸,在她丑陋的后脑勺上缝着一张父亲的脸。
逼迫自己去接近这个由自己亲手制成的生物,忍受在胃与喉咙之中不停翻滚的异物。

梵佳和自己一样,不害怕死亡,可是我们害怕的却又都是孤独。
她若真死了,自己就真正的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世上,真正地、独自一人。

“哥哥,我……我想要爸爸妈妈都活着!我不要他们死…”
这是梵佳,那个让家人当做宝贝一样对待的格格。
哭着对自己说的。

于是暗自告诉自己这都是为了妹妹。
终于这种感觉缓和一些。又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让这个双面人真正地能够动起来。

然而,我们都很清楚,一切都有限度。
该管的不该管的,该说的不该说的,就像游标卡尺上的刻度条,像是烧杯杯壁上若有若无的灰色细线,像是母亲死亡当天心电记录仪上的那条宣告死亡的白线。过了界,越了限,你就会看见人长出两张脸,明明都是你熟悉的面孔,你却忍不住想要逃避。

“不可以贪婪。”
“贪婪是人类天生的劣根性,人类在坐拥幸福的同时,又总希望得到更多。”

身旁唯一的亲人一直盯着自己,两颊微红,似乎是对自己的严厉语气有些不满。

可是啊,梵佳。
当你知道真相,而真到了那时候,你已来不及醒悟或逃窜,只剩下悲剧慢慢酿造出绝望。
人类是贪婪的,欲望成就绝望。

“我恨你,哥哥!”

贪婪,是永恒的罪。

【斯封】存脑洞。有要的在评论区说一声[有谁会要啊]

1,斯封可逆

“我的主办者,有没有想我啊?”

极力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喜悦。但即使刻意压低语调还是将惊喜与激动暴露无遗。

“差点儿,把你给忘了。”

2,【斯诺单向剪头】
“请告诉封不觉,我不爱他。”

“来世,再见。”

3,
“玫瑰的红,如同心脏。”

“予你玫瑰,给我你的心。”

4,【斯诺单向剪头】

对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也不想绝口不提。

5,【封不觉死亡向】

“我,都已经找不到爱你的借口了。”

“我已经都是将死之人了。”

“我的傻主办者。”

“别、再爱我。”

6,

赌局里,不曾输过任何人。

唯独对你,输了心。

7,

“你就那么想赢?”

“我只是、不想输。”

8,【莫名向】

“和我在一起吧,乌鸦先生。”

“与其沐浴于光明,不如与我一同堕入黑暗。”

9, 【斯封】
“我们曾经一起走过那个盛夏过后的初秋。
却在枫红落叶之时忘了与你继续牵手。”
终究,
成了一场空。

10,【斯封】[封不觉婚礼]
斯诺:
“原谅我捧花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这个不能写虐的就算了。如果要的话要求只有一个。
给、我、虐、到、底。[bu]

【基拉度】为可爱的她狂打call!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078920

迷藏.

鸡胗[基真]向!

希望不看的小天使们也请推荐一下hum.

感谢!

【斯封】老照片

#是文.
#私设多.
#ooc一定有.
#别看前面是甜的,后面全是刀子[bu]
#hum.群约深夜60分…
#自己提的老照片.x
#也许就我一个是发刀子的.[bu]
#依旧凑字数.大概可以到小学五年级了hum.
#在茫茫人海中继续寻找惊悚乐园党.
#有一段是三天两觉的原文..x
#以下.自带护目镜.


清晨,每每醒来总会听到的是树枝上知了清脆的叫声,走出房门看到的是雨后湿湿的庭院,花坛旁边几棵小草,呵,上面还遗留着昨晚未干的雨滴。
封不觉依旧是穿了双耐克,踏上了晨跑之路。
他在下楼的电梯里做了些简单的准备运动,出了居民楼后就戴上耳机、打开手机的播放器。朝着自己的预定路线出发了。

一般来说,在晨跑时,觉哥摆在播放列表第一位的曲子永远都是《gonna_fly_now 》,这首晨跑神曲,想必再过一百年也不会过时。它不但可以让人瞬间进入运动
状态,而且会产生有一种“锻炼效果加50”的心理暗示。

并且在晨跑结束后,自己还顺手打了瓶酱油回去。

门之后顺手敲响了房东刘大妈家门送上一盒糕点,意料之中的获得了一盆三叶草作为回礼,满意地走到自家门口。

打开门锁后进屋,床上的男人仍然在酣睡中,空着的手捋起他搭在额前略湿的发,却被那人一把搂住脖子,在其脸颊上落下一个温柔的早安吻。
“早安,乌鸦先生。”
“早饭马上去做,考虑现在起来吃吗?”
床上的男人睁开双眼,瞧了瞧眼前的人,笑着回答:“好的。”
斯诺又亲吻了封不觉的另外一边脸颊,才依依不舍地起床。

我们的斯诺,是一位大少爷。为了体验民间疾苦[误],便在这凡间开了间酒吧。
而觉哥,是当代一位极其受到各种迷弟迷妹们追捧的明星作家,自称【大文豪】。

两人的相遇很简单,在酒吧,一起喝酒,谈了谈人生,赌了赌博,然后两人便成为了好友,各种谈理想[不],然后名正言顺同居。

酒吧那扇半掩的门。透出来扑朔迷离的灯光。那里到处飘荡着香烟和酒水的味道。掺杂着嘈杂声。嬉笑声。音乐声。酒吧,聚集了很多失恋的、伤心的、失意的人们,他们晚上就泡在酒吧里,发泄着自己的无奈和多余的情绪。也有因为工作的压力山大,家庭里无尽的纷争或者各种各样的原因理由借口以及慕名前来的男人女人,借助短暂的休息,来酒吧发泄着他们的积压已久郁闷,释放着自己的不满和纠结,享受一份原始的快感后,重返原来的一成不变的日子。酒吧象磁石一样吸引着他们,令他们乐此不疲,难舍此地。
灯光虽耀眼,却没有那般喧闹;音乐虽劲爆,却是如瀑布般让人畅爽;红酒虽妖媚,却是那般的诱人。
这是酒吧的夜生活,但现在是白天。
白天的工作异常轻松,只是擦擦杯子,瞧瞧酒瓶中装着浑浊的酒水。
斯诺亲自调了杯酒,递给封不觉。
“谢谢。”
封不觉也不客气地一口喝下,客套地夸了夸斯诺的调酒技术长进了不少,然后也打开自己的电脑开始工作。
两人共处这样一个大的酒吧中,安静地连彼此的呼吸都能听到。
斯诺喜欢在调酒吧的椅子上坐着,支起下巴看着封不觉眼睛里反射着电脑上打出的一行行文字,英俊的侧脸,以及红润的……唇。

时间过得很快,夕阳西下前,就有客人来到酒吧。
这些人都是老客户了,自己找了专属的地方坐下,向刚来的服务生要瓶价格不菲的酒,就自己与朋友聊起来。
此时封不觉伸伸懒腰,向斯诺笑了一下,挪到了他的对面。
“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斯诺突然说道。
“当然,今天是……”
没等觉哥说完,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斯诺不知道来电的是谁,只是看到封不觉接了电话,嗯了一声后脸色都变得煞白,马上向厕所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斯诺觉得没有封不觉在的时间过得太漫长了,直到他打算去找封不觉时,他才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乌鸦先生?”
“我们出去说。”

酒吧开在一个比较冷清的街道上,附近并没有居住者,所以无论有多耀眼的光,开多大的音响,也不会有人来投诉。
封不觉拉着斯诺走出酒吧门口,严肃地和斯诺说:“小叹刚刚来电话,说她有事找我。”
斯诺身子一抖,他知道封不觉说的“她”是谁,但很快面露笑容,拍了拍他肩膀。
“去吧封不觉。我相信你。”
“谢谢你理解。”
封不觉朝斯诺相反的地方奔去。

实在熟悉,这幅画面。
似乎是,已经重复了好几遍。
“等等!”
斯诺突然慌张地跟了上去,周围的景物开始变化,封不觉也越跑越远。
“等等!”
他摔跤了,却还是向前爬去。
“等一下!”
“封不觉!”

“少爷,您没事吧?”
看到自家少爷喘着粗气从床上差点跳起来,赶紧拿了瓶水递过去。
“少爷,您又叫他的名字了。”
斯诺不顾形象地大口喝水,才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

封不觉走了的这几年里,斯诺不停地做着那天的梦。
那天,明明天气那么好,却离开了自己。
乌鸦先生。
那天。
是我们相遇二周年吧。
明明,那天,
已经准备好牵起你的手。
当着全酒吧新老客户的面,为你带上证明。
那对戒指,还在我的床头摆着,落了灰尘。

起初斯诺并不意外,毕竟是黎若雨,她的家事背景也很强大,多去几天,他们也伤害不了封不觉的。
但封不觉这一去就是一个月,他再也无法找到他时,他急疯了。
他调动了所有关系,去寻找他的乌鸦先生。
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是他消失的多少个月以后,斯诺接到了封不觉的信息。
约他在酒吧见面。
他那天开了酒吧,通知了所有人今日酒吧今天只招待一人。
他拿上那对戒指,激动地等待封不觉。

“我们,分开吧。”
“毕竟都是男人。绝不可能在一起的。”
“我想这种事情不当面说太没面子了吧,毕竟两年多的交情。”
“斯诺,我们和平分开,以后当普通朋友吧。”

等来的却是封不觉的这段句话。

“别走!”
“封不觉?”
“封不觉!”

如果那天斯诺追上去,先表白了自己的心情,牵上那只手。
是不是他们就可以在一起?

即使不是在梦中,斯诺也清楚地记得,那夜雨中,他对他说,他和黎若雨订婚了。
历历在目。
两个男人身上都有颗颗雨珠,在身上,在脸上。
只有斯诺,一直在笑。

他亲自去参加了封不觉的婚礼。
婚礼上,每个人都一脸幸福,祝贺着封不觉和黎若雨在一起。
“当爱情走过恋爱时的神秘,当爱情走进婚礼的殿堂,当爱情不再轰轰烈烈,当天使坠落凡尘,爱情留给我们的也许只是平淡,只是一份日久弥深的亲情和一份实实在在的生活。
“无论多豪华的婚礼都不代表幸福婚姻,两个人终生相处和睦与否和筵开几席、多少首饰全无关联。
“树缠树绕树,永结同根树。相拥至耋耄,恩爱相不负。举案齐眉始,众心同效慕。祝你们恩爱有加,福禄寿同。
“现在我要郑重的问一句:封不觉先生,您愿意娶你身边的她做为你的妻子,永远敬她、爱她,呵护关爱,陪伴保护她一生一世吗?”

说话啊,封不觉。
说不啊。
封不觉向台下瞥了一眼,正对上斯诺的目光。
马上又避开了他。

“我,愿意。”

斯诺强忍住眼中的滚烫液体,和其他人一样微笑着站起身来鼓掌。

回忆结束了。

“给我准备早饭。”

结婚是人生最大的一场赌注,因为你押上了一生的幸福。
但我,完全输个精光。
没有你的世界,我一无所有。

再次撕碎了那张被自己特意洗成老照片的合影。
上面的两个男人,也笑得十分开心。
为了告诉自己时间已经过去,过去的只能是过去,剩下的只有回忆。

罂粟也好,曼陀罗也好,即使吃尽世间所有的迷幻药物,亦只能沉溺与昨日之中,
永远不可能真正的再次拥有过去。

我明明亲眼看到你为她带上戒指,幸福地拥上她,面露微笑。明明自己也已经忍住热泪去祝福你们。
可是啊,封不觉。
封不觉。
无人像你,我好想你。

【斯封】初10题。对话版x

#各种与原文不符
#严重occ.慎入
#hum.混入斯封部队的一只小虾米.
#wdm这对太可爱了。
#友谊篡改.
#真小学生.
#结果写成对话.对不起.[嘤嘤嘤地哭起来]

1.初见时有害的笑容【原版为无害】【斯诺开头】

“乌鸦先生。”
“早上好。”

2.“我是骗子啊。”【斯诺开头】

“我是骗子。”
“哦。”
“所以你骗不过我。我知道你很喜欢我balabala…”
“自作多情。我性别取向很正常。”

3.假 哭【斯诺开头】

“嘤嘤嘤。乌鸦先生怎么那么绝情。”
“……停止你那杀猪般的假哭声,并且让那些黑衣人把录音带关了——自己哭也就罢了还用刚出生孩子的哭啼声你以为我会听不出来?”
【来自封不觉的白眼+1】

4.混淆视听【假】【斯诺开头】

“乌鸦先生,我回来了。”
“哦。你喷香水了?”
“和一个女孩子缠上我了。她说她非常喜欢我。你吃过晚饭了没?”
“没有。”
“一起去吃?”
“别想混过去。你都多大的人了,人家喜欢的是你的钱吧。瞧你穿的这身衣服,非富即贵。再说了……”
“再说了我有我的乌鸦先生怎么会跑去找别人呢?”斯诺笑着打断封不觉的问题,将他搂在怀里。
“混淆视听当然对我聪明的乌鸦先生无用啦。”
“……放手。”


5.被拆穿时的无所谓【原版为排斥】【斯诺开头】

“乌鸦先生,昨天睡得还好吗?”
“……是你昨天大晚上给我套上的这种无趣恶心的女装吧?”
“是的呢~”
守在门口的黑衣人们听到屋里一阵摔东西的声音,但也不敢违抗少爷的命令。
谁来救救这个马上要被大嫂弄死的少爷?

6.谎言中伤【斯诺开头】

“不喜欢你了。”
“斯诺。”
“嗯?”
“我从来不喜欢你。”

7.面具【斯诺开头】

斯诺表示那天与封不觉相遇的时候,摘下他的乌鸦面具是一个很机智的选择。
但他没有想到那下面的是小丑妆???
“乌鸦先生如果你想画妆的话我可以给你请来专业的化妆师……”
“得了吧。”

8.感情欺骗【封不觉开头】

“我只是看上你的钱了。”
一双死鱼眼紧盯在斯诺身上。
“乌鸦先生,别开玩笑了。”
“我是说,真的。”

9.分不清的谎言与真实【斯诺开头】

“那你还和我住在一起?每天做那些祖国的花朵儿们写的那些事情?”
“哦。我骗你的。”
说话到底是真是假,能备注上便签么?
我们的主办者亲吻了他乌鸦先生的脸颊。

10.骗子也是会累的啊。【封不觉开头】

“我们分手吧。”
“说什么呢?”
“我是骗子。但骗子也会累的。”
“好的。”
“当真了?今天是愚人节。”
“……最讨厌乌鸦先生了。”
因为我事先看了日历,才会有把握。
不然你以为我一屋子的黑衣人干不过你一个???
觉哥表示。我还有帮手。

【希埃】赤花症.

#独自撑起飓风2x
#与原剧不同.
#occ有.
#希埃
#赤花症
#毒

“说,你恨我啊。”

自己的血眸中倒映着他的影子。

“恨我啊……难道你不恨吗?”

僵硬地将嘴角上扬,眼中的液体又禁不住的往外流。

“为什么……你不恨我……”

眼泪不停地拍打在地面上,自己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为什么……你都不恨我……”

自己仅存的力气也只能拿出自己的陀螺。

“我不是希腊猎神。”

“希腊猎神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我是分裂一族的无我啊……”

“什么分裂一族,对于我来说,你永远都是希腊猎神。”

他依旧只对伙伴露出温暖的笑容。

“你永远都是我们的朋友。”

这是什么啊。

“希腊猎神?”

自己笑了。

“埃及猎神……你怎么就不恨我呢……”

为什么不恨我,是我利用了你们。

“不是都说了吗,你是我们的同伴。”

你怎么就不会恨我呢。

“我们一起走吧。”

走?我自嘲。

“若是你恨我,我还有走的机会。”

“希腊猎神,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末了,从我口中吐出的,那带着斑斑血迹的蓝色鸢尾花。

自己曾在梦中看到的它,被它精致的外表所吸引。

现在,它就从自己的嘴边,落到了手中。自己终于倒了下去。

“希腊猎神!”

埃及猎神焦急的神色,不停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告诉我啊!”

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对他说自己的感情了。

那种来自心底的奇妙感情,不知从何时开始如新芽般生长。

到最后,发芽,生长。

再也没有机会了。

谢谢你,埃及猎神。

给了我这种“心”。

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挤出了一抹淡淡的忧伤笑容。

其实我不愿意让你恨我,我自己知道,那会比死,更让我难过。

我闭上了眼睛,纵使埃及猎神不停地摇晃着我的双肩,但我还是迎接了这份黑暗。

来世,再见。

#一个正经群宣#
#求kkk#

       这儿鹿槿安,来给自个儿的小群扩扩人。
       一个赛尔号语c。
       门牌号:397304772

      群拒全白不拒半白,规矩不多看你遵不遵守。审戏稍微严格。人少但是暖,来者不拒。喜留厌走。
       自创黑化性转幼体全都开。
       日常闲聊对戏一样不缺,每天清晨道安绝不误。目前暗联霸屏。
        就这样吧?p1群二维码。
        p2、3群里的小可爱们。
        p4、5一些日常聊。
        p6、7一些假正经对戏。
        列表小可爱们求kkk!

             ——自鹿槿安

       #宣群者孤妄.
       #占tag歉.
       #我们是一个有爱【误】的大家庭.
       #【神语】为正义.【魔喃】反之.
       #嘿来加入我们魔喃的大家庭如何?
       #致谢.